落秋小说网

第109章 第一百零九章 攻打大楚的第八天【1 / 3】

将月去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落秋小说网http://www.lyshixiao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容誉说议和之前想见长公主, 这话一出,在场之人无人敢应声。

陈洺之的神色很冷,在这寒冬腊月冰到了极点, 不过他神色一向如此, 别人也没发现出不对劲来。

赵颜兮跟在他后面, 低着头, 心里有些不解, 她养了一个月, 好吃好喝,胖了不少, 有了几分容姝的影子。

可为何, 容誉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也不是没有抬头的时候,可容誉就轻飘飘地移开了视线,好像根本不认识她这个人。

赵颜兮把心里的不解压下去,就听陈洺之道:“皇上要见长公主,并非易事。”

容誉当朝天子, 总不能孤身去永州见容姝, 天子之躯,当不得半点闪失,只能让长公主来豫州。

来时容易走时难, 她来了, 还有机会离开吗。

容誉神色黯然, “朕知道,只是阿姐毕竟是大楚人, 议和一事朕要先与阿姐商量。”

陈洺之点了一下头, “臣会安排, 不过, 应该在年后。”

容誉:“朕等得。”

出了城守府,陈洺之去了驿站。

赵颜兮一声不吭,她明明记得,当日是陈洺之不顾一切帮容姝离开盛京,也是他带她过来,就是为了护容姝周全,怎么会答应容誉的请求呢。

陈洺之坐在桌旁,神色晦涩不明。

半响,他开口道:“皇上似乎不记得长公主的模样了。”

让赵颜兮冒充容姝本就是兵行险招,倘若容誉真的忘了容姝的样子,那是天在助他。

陈洺之早就怀疑,这一个月的观察多了八成把握,他在宫中有眼线,说皇上这两年很少去绮兰宫,从未召过赵姑娘。

有时像得了失心疯一样,喊长公主的名字,有时还会作画,但每每画到一半,就把画纸撕了。

而且,容誉召太医诊治过,脉案上有记载。

一个人究竟得了什么病,才会突然忘了一个人的相貌。

把赵颜兮带在身边,恰恰证实了这一点。

忘了也好,他不配记得。

大概是因为越想得到什么,而苍天有眼,反而让他忘了个干干净净。

赵颜兮道:“对,皇上见了我,什么反应都没有。”

陈洺之道:“这是好机会,你这几日不要出去,就待在驿站,记下长公主的喜好和仪态,年后,本官会亲自去永州,商议和一事。”

赵颜兮点头应下,早先的时候,她娘请师父教了她许多,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忘的,容誉现在不记得长公主的样子,估计也分辨不出来。

其实她有点怕的,兴许这次之后,就没命回去了,她也不想回去,倘若能死在豫州,何尝不是一种解脱。

这个年很少人过得心安。

大楚各城放烟花爆竹的都少,那些逃回老家的人心里明白,逃得了一时,逃不了一世,该来的还回来。

太后每日待在佛堂,为大楚,为容誉诵经祈福。

那些家中死了儿子,丈夫的人,更没有心情过年,家里连一丝喜气都没有。

大年三十那天,天阴沉沉的,穹顶压的很低,临近中午天上飘下片片雪花,为冬日添了一丝寒意。

耶律铮也不往外跑了,乖乖在炕上玩儿,容姝守着孩子,不时望着窗外出神。

等晚上耶律加央回来,一家人吃过年夜饭,耶律铮被乌音珠和丹增带着出去看烟花,耶律加央才道:“容誉到豫州了,但还没有动作。”

议和究竟是怎么个议法,至今都没有定论,耶律加央不愿意把城池和百姓当做议和的筹码,不用想都知道,边关百姓必定是人心惶惶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